家事法律

 

而社會局在審核資格時,會將申請者的子女財產列入計算,所以常常會因為子女財產超過標準而無法取得資格,這在一般情形很合理,畢竟子女有能力扶養,當然就不應取得低收入戶資格。

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,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能力有所不足時,親屬可向法院為之輔助宣告,指定輔助人。受輔助宣告人為某些行為時,應經輔助人之同意,規定於民法第15條之2。不過「立遺囑」這件事並沒有寫在應經輔助人同意的條文中,則受輔助人是否就可自行立遺囑了呢?

因精神障礙或心智缺陷,達到不能為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之程度者,家屬可向法院聲請監護宣告,或是透過意定監護方式,請法院為監護宣告裁定。而要立遺囑,一定是要以本人能夠表示遺囑意旨為必要,如果監護宣告人,身體狀況改善而能夠表示其意思時,可否立遺囑呢?

民法上各種遺囑作成的方式,除了自書遺囑外,均須有「見證人」的參與,而見證人的參與就是要確保遺囑係出於遺囑人之真意,且遺囑人死亡時遺囑始發生效力,遺囑成立及其內容已無法向遺囑人求證,也需要見證人出面證明。所以見證人的信用與遺囑效力關係很大,而見證人又是不可或缺者,法律應該對見證人的資格加以規範。

民法第1002條規定:「夫妻之住所,由雙方共同協議之;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時,得聲請法院定之。法院為前項裁定前,以夫妻共同戶籍地推定為其住所。」為什麼夫妻需要協議住所呢?有何法律上意義?因夫妻之住所為夫妻生活之重心,對訴訟之管轄及離婚惡意遺棄要件之認定具有相當之影響,在夫妻就住所之決定無法協議時,得請求法院介入決定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