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偶因離婚糾紛將小孩帶走,有何法律上權利可以主張?

2021-12-29

夫妻發生離婚糾紛時,原本夫妻、小孩同住的一家,可能發生夫妻的一方將小孩私自帶走的狀況。例如妻子將小孩帶回娘家,然後不給丈夫看小孩,此時丈夫有何權利可以主張?

搜尋網路的法律知識資料,可看到以下幾種方式:報警、提告略誘罪、向法院聲請交付子女、向法院聲請暫時處分等,是否都可行呢?

報警有用嗎?

清官難斷家務事,家庭中的一方打110報警,雖然警察可能還是會到現場瞭解,但警察並無依據、施加強制力把小孩子從對方手中抓回來(犯了什麼罪?是現行犯嗎?),頂多好言相勸一下而已。

況且夫妻雙方各說各話的情況下,警察也無從判斷誰講的才對,所以報警處理是無效的方式,徒增警察困擾。

當然,如果有些人覺得警察到場有嚇阻對方的效果,會讓對方願意把小孩帶回來,那就另當別論了。

可否提告刑法略誘罪?

刑法第241條第1項、第3項規定:「略誘未滿二十歲之男女,脫離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者,處一年以上七年一下有期徒刑。和誘未滿十六歲之男女,以略誘論。」

所謂「略誘」,係指違反被誘人、監督權人之意思而加以誘拐,將被誘人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 的行為。例如陌人生用洋娃娃把小蘿莉騙走離家,將會侵害小蘿莉父母的監督權,會構成略誘罪。

但是,父母一方私自把小孩帶走的行為,會構成略誘罪嗎?因為帶走小孩的人,也對小孩有監護權呀。

關於此一問題,有兩個眾所皆知的最高法院判決:

  1. 最高法院21年度上字第1504號判例:「未成年之子女,其父母在法律上均享有親權,不得由任何一方之意思而有所侵害,以父或母一方之不法行為,使脫離他方親權時,仍應負刑事上相當罪責。」
  2. 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4335號判決:「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:『略誘未滿二十歲之男女,脫離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者,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』,所保護之法益,在保護家庭間之圓滿關係,及家長或其他有監督人之監督權。該項略誘罪之規定,並未就犯罪主體設有限制,解釋上享有親權之人,仍得為該罪之犯罪主體,即於有數監督權人之情形下,若有監督權之一方對於未滿二十歲之被誘人施用強暴、脅迫或詐術等不法手段而予以拐取,使脫離原來之狀態,而置於一己實力支配下,使其與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完全脫離關係,仍應有該條項之適用。未成年子女之父母在法律上既均享有親權,不得由任何一方之意思而有所侵害,以父或母一方之不法行為,使脫離他方親權時,仍應負刑事上相當罪責。」

從上開最高法院見解,可以知道父母一方還是可以構成略誘罪的,但是呢,像我們上面舉的例子,告得成略誘罪嗎?其實不然。

現在的檢察官很不想去介入家庭糾紛,也不希望以刑事手段去介入親子關係,所以縱使有這個法院見解,但檢察官也還是可能以「家庭糾紛引起的糾葛」、「對方也是享有親權者」、「小孩究竟應該跟誰同住,應該由家事法院處理」而不起訴。

另外需要注意的是,要提告略誘罪,至少需要達到「完全斷絕一方與子女的聯繫管道,而使一方親權陷於事實上長期不能行使之狀態」,例如把小孩帶走後,完全不願談探視的方法,也沒有以電話、通訊軟體與小孩聯繫的機會,且歷時許久,才有可能構成略誘罪。

如果不具上開條件,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,無法直接推論帶走小孩的一方,主觀上有排除另一方行使親權、斷絕另一方與小孩聯繫往來的惡意私圖,是無法構成略誘罪的。

所以要說結論的話,一方把小孩直接帶走,可否告略誘罪?不可一概而論,但這也是一個可以嘗試的手段,不過筆者不會輕易建議當事人去告略誘罪就是了。

家事程序:向法院聲請子女會面交往之聲請或暫時處分

報警沒有用、告略誘罪不一定會成立,所以民眾要先有一個心理準備,遇到這種情形時,要耐心處理了,以我們目前的司法制度,並沒有一個立即性可以要回小孩的方式,而且小孩被帶走的因素頗多,如果小孩在另外一邊過得還ok,雖然這一方覺得心酸或不滿,但以小孩利益的出發點來說,似乎也沒有立即將小孩強制送回來的必要,而小孩跟哪一方比較合適,這的確是需要法院比較縝密的調查才能判斷,是急不得的。

遇此情形,當事人可以向法院聲請「定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方式」,若分居達六個月,亦可聲請「酌定未成年子女親權」,也可以同時向法院提出暫時處分之聲請,請法院在案件終結前,先暫定會面交往方式,讓未與小孩同住的父母,有定期探視小孩、跟小孩接觸的機會。


如有委任律師的需求,歡迎聯絡我們預約法律諮詢